丁世忠改组安踏高层,亲密战友接棒CEO

丁世忠




记者丨韩璐 编辑丨陈晓平


3000亿市值的安踏体育,迎来30年来最大的人事调整。


1月18日晚,安踏公告称,掌舵者丁世忠不再兼任CEO,只保留董事局主席一职。


集团CFO赖世贤、专业运动品牌群CEO吴永华,获任成为新的联席CEO;郑捷不再担任集团总裁,专任亚玛芬体育CEO。


从左至右依次为赖世贤、郑捷、丁世忠、吴永华 来源:安踏



三人均为安踏执行董事,董事局未有变化。


这场人事调整看似突然,在丁世忠的年终总结讲话中,其实已有端倪。


丁世忠称,2023年,会有很多新增长、新赛道、新品类的机会,安踏需要一支“懂生意、带队伍、打胜仗、高抗压”的干部队伍,要以结果为导向,还要高效执行,杜绝形式主义。


这一次人事调整,现集中在集团最高层,预计后续中高层也会有调整。丁世忠这番安排,完全搅动了安踏。



亲密战友



丁世忠担任安踏集团CEO,已有29年。


卸任CEO后,他保留董事会主席头衔,将专注于企业战略、人才建设、企业文化、经营监督等事项,且直接管理审计与监察职能及收购合并事宜。


有消息人士向《21CBR》记者透露,丁世忠辞任CEO,不会退居二线,依旧会参与重大决策与管理。


丁为1970年生人,依旧在当打之年。


两位联席CEO,赖世贤与吴永华,均为2003年加入公司,辅佐丁世忠有20年,其中,赖世贤是丁世忠的妹夫,现年48岁,长期负责财务以及行政事务。


赖世贤与吴永华



赖世贤名为丁家女婿,实则是安踏由家族企业转向现代治理的关键人物。


丁世忠的多项战略决策,如2007年赴港上市、2009年收购FILA大中国区归属权、2019年收购亚玛芬,赖均起关键赞襄作用,为核心决策层的一员。


赖世贤善于管理,据称是砍成本高手,统一了安踏各自为政的供应链,集合订单,降低采购价格,从源头优化成本结构,他在内部专门设置成本核算部门,将降本增效固化为一套机制。


年终总结时,丁世忠特意强调,“坚持动态管理、减脂增肌”,赖世贤的升职,有利于贯彻丁的思路。


吴永华则与丁世忠同庚,均为52岁,之前担任专业运动品牌群CEO,这是安踏的根基业务。


2019年起,安踏主品牌在疫情冲击下,遭遇“上下夹攻”,自身上行有压力,国际品牌降价施压。



在吴永华推动下,安踏品牌强调回归专业运动,在材料科技、颜值设计上着力,且大幅压缩经销商,渠道模式从分销改为直营,将零售渠道全面线上化,实现全国一盘货。


过去三年,安踏品牌在产品力上多有建树,推出多款爆品与大单品,2022年,基本盘依旧稳中有增。吴永华的表现,也得到了认可。


“他们是我合作多年的亲密战友,均与我共事超过二十年。”


丁世忠在内部信中称,他将更多执行事务,委托给两位联席CEO,倒也是水到渠成。



对半分工



新推联席CEO制度,丁世忠执行得非常彻底。


在业务和职能线上,赖世贤与吴永华各自对半分,大体对等。


其中,赖将分管安踏品牌、除FILA 品牌以外的所有其他品牌、集团采购,以及人力资源、法务、投资者关系及行政管理等职能;吴则分管FILA品牌、国际业务,以及零售渠道管理、公共关系等职能。


联席CEO制度,将更有效地统筹多品牌复杂的管理体系,强化高层人才的轮岗及梯队建设,提升集团日常运营管理的效率。”丁世忠在内部信中解释。


来源:FILA官方微博



联席CEO的分工,却又似乎刻意回避两人熟悉的业务,安排其进入新的管理领域,比如,赖世贤之前未直接分管品牌事业群;吴永华熟悉安踏品牌,偏安排其管理FILA。


如果联席CEO制度只是临时性,那么,这种安排,倒像是一种“赛马”机制:起跑线大体一样,胜出者可更全域了解安踏的运作。


无论如何,丁世忠的安排,有利于激发人员的活力,这恰是他当前需要的。


500亿营收体量的安踏帝国,当下也面临增长乏力的挑战。以第二曲线的FILA为例,2022年录得低单位数下降,为14年来首次负增长。


丁世忠收购FILA后,因其精准把握中产阶级的潮流需求,抢占运动时尚的大蓝海,逮住了一波长达10年的爆发期。


“红利总要消退的。”


一位内部人员向《21CBR》评论说,“越来越多的人在穿FILA,时髦变成日常,部分时尚人群会流失,品牌选择也远比那时丰富。”


来源:FILA官方微博



FILA的营收增速,2021年上半年为51%,下半年即跌落到6.8%,2022年1-6月,营收已出现-0.5%的跌幅。


从集团层面,早就预判到这种趋势。


2021年,FILA体量已达200亿,单一品牌,这个规模很难得,再向上,的确很难,“这是不可逆的客观规律”。


FILA生意,又占到安踏总盘子的4成,毛利占比更高,如何稳住这一业绩引擎,兹事体大。


具体到专业运动线,竞品迅速困境反转,单品牌的体量快速逼近,安踏品牌的压力也不小。


现在,丁世忠选择部分放手,要看两位联席CEO各自如何应战了。



第三曲线



新一轮的人事变动中,郑捷专职做亚玛芬体育CEO。


丁世忠本人身兼亚玛芬的董事会主席,全员信中,他称,未来十年,“安踏集团+亚玛芬集团”双轮驱动,推进全球化。


在内部,亚玛芬代表的户外品类及全球化业务,一直被视作安踏品牌、FILA后的第三条增长曲线。



它是一枚“解药”,用以对冲FILA品牌的周期性下滑


这样的定位下,郑捷卸任了安踏集团总裁,不再兼任户外运动品牌群CEO,其角色却可能更吃重。


郑捷



郑早年在阿迪达斯,一路从管培生做到大中华区副总裁,他于2008年加入安踏,任职15年。安踏的核心层非常稳固,6位执行董事,郑捷入职最晚。


亚玛芬旗下品牌众多,加之国际化运营,管理复杂度高,执行董事中,唯独郑捷有在跨国公司任高管的履历,且又熟悉安踏文化,由他出任亚玛芬,相对合适。


丁世忠称,亚玛芬三年下来走得很稳,“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业绩”,从财务观点,才刚刚恢复元气。



据财报显示,2021年,亚玛芬母公司AS Holding收入197.2亿元,净亏1.54亿,上年则亏掉11.4亿元。


2022年上半年,AS Holding的收益为96.71亿元,同比增长2成,预计全年会首次取得正利润贡献,超过1亿元。


这样看,郑捷的担子也不轻。


丁世忠说,办企业就像优秀的运动员和球队,最后能拿到冠军,靠的还是实力。


辞任CEO后,他的角色似乎更像是教练,带队下场踢球的,则是赖、吴、郑三位CEO,各有明确任务。


这轮调整,动的是高管位置,定的还是业务安排。


这应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现在安踏,品牌战线拉得很长,在职员工已超过5.7万人,单单2022年,就有2万人入职。


对于丁世忠而言,他应该要花更多精力,去思考排兵布阵的问题。

来源:21世纪商业评论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finance/24053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