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母女借宿光棍家,半夜光棍图不轨,母亲:女儿给你,放过我

清朝时期,郁林有个小山村,村里住着个叫诗霜的少女,她的父亲在两年前因病身亡,和母亲相依为命,这日她和母亲一起去参加婚宴,路上遇到一伙山匪,抢走了她们所有的钱财。

无奈下母女两人折返回来,找了一户人家借宿,这户人家仅有一个人,是个年过半百的光棍,光棍好生招待了母女两个,晚上就把她们安排在同一个房间休息。

当日半夜,母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总觉得会有事情要发生,到了三更时,果真发现一道人影朝着房内走来,猛地要扑在母女两个身上。

母亲以为光棍是前来行那不轨之事,生怕受到一点伤害,遂从床上爬起来,说道:“我年岁大了,哪有女儿貌美稚嫩,我把她留下伺候你,你放我离开吧!”

话罢,母亲不等黑影回答,径直就跑出去没了人影,留下诗霜一脸难以置信。

她方才并没有睡着,仅是在装睡,因为她看到这名光棍的第一眼,就认出了这名光棍的真实身份,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简玉衔。

简玉衔揭下脸上的黑布,向诗霜解释了起来,这个光棍是他的一位亲信,他在半个月前外出游玩时,遭遇了一场意外,已经被两条大蟒蛇扯碎吞入腹中。

光棍有个老父亲,身体不好,常年卧病在床,稍有不慎就可能一命呜呼,简玉衔担心老父亲伤心过度,这才将自己打扮成光棍的模样。

今晚遇到诗霜母女,也是一件让简玉衔意外的事情,因为诗霜长得貌美如花,身后的追求者数不胜数,有不少有钱人家,随便动动手就能赚来简玉衔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,他也不能给诗霜带来美好的生活,就放弃了诗霜。

殊不知诗霜心里始终都有简玉衔,一直都想嫁给他,她从不担心会跟他一起吃苦,但眼下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母亲突然将诗霜给抛弃,这让诗霜怀疑起了母女两人的感情。

要知道先前母女两人关系要好,情同姐妹,母亲有好东西都会留给诗霜,压根不让诗霜吃半点苦。

诗霜越想越疑惑不解,决定要找到母亲问个明白,她在这里待到翌日清晨,起身回家找到母亲,和简玉衔一起逼问她怎么回事。

母亲见事情败露,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只黄皮子,转身就要逃跑,又被简玉衔给抓住。

简玉衔的兄长出家做了和尚,逢年过节会偷偷回家探望家人,也会带来一些法器,简玉衔和兄长一起玩闹时,兄长曾传授给简玉衔几样法术,再加上他原本就是钢铁男儿,压根就不怕妖邪。

黄皮子精不是简玉衔的对手,她被简玉衔捉住后,只好老实地把一切和盘托出,原来真正的母亲,在两年前上山砍柴时,不慎坠入山谷,就此身亡。

半日后,一只道行颇浅的黄皮子路过,发现了母亲的尸身,就附身到她体内,准备来村里吸收男人的阳气。

黄皮子到了村庄才发现,她的道行实在太浅,一般的男子根本对付不了,更遑论吸收他们的阳气,就从最亲近的人下手,也就是诗霜的父亲。

黄皮子一共耗费两个月,才把父亲体内的阳气吸干,因着父亲身体有个逐渐衰弱的过程,旁人都以为父亲是病死,没有人联想到是黄皮子作祟。

而后黄皮子又吸了几名男子的阳气,专挑那些体质虚弱的男子下手,而今道行总算有所提高,不想毁在简玉衔手中。

至于黄皮子和诗霜的感情,全都是黄皮子装出来的,她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,黄皮子比诗霜还晚出生五年,还没有诗霜的心智成熟。

简玉衔是个相当刚正的男子,他哪里能容忍黄皮子继续作祟,况且黄皮子已经谋害了几条人命,简直罪无可恕,他将黄皮子一身的毛剥掉,趁着寒冬腊月将她绑在一根木棍上,傍晚放在雪地里,次日清晨黄皮子就被冻了冰雕,性命也不复存在。

而诗霜身边没有别的亲人,正需要有个依靠,在简玉衔来家提亲后,就答应了这门婚事,结为一对夫妻,婚后夫唱妇随,两人生活得其乐融融。

后来村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,也没有村民莫名失踪。

来源:雨夜秋灯录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folk/23613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