甄嬛传第一集内容(甄嬛传第一集讲了什么)

天,我们开启一本新书——《甄嬛传》。


《甄嬛传》是流潋紫所著后宫小说巅峰之作,女主角甄嬛蕙质兰心,追求真爱,然而,在后宫太多的钩心斗角,尔虞我诈,爱终究是奢望。

 

无论生存之争怎样惨烈,她对于美好,仍然心存企望希冀。这是流潋紫在悲悯和叹惋中架空出的后宫历史。

 

历史如戏,戏如历史。让我们跟着甄嬛的成长轨迹开始今天的阅读吧。

 



无意入宫
 

我初进宫那天,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。毓祥门外整齐排列着无数专送秀女的马车,所有人都鸦雀无声,保持异常的沉默。
 
这场选秀对我意义并不大,我只不过来转一圈充个数便回去。爹爹说,我们的女儿娇纵惯了,怎受得了宫廷约束。
 
娘也总说像我这般容貌家世,一定要给我挑最好的郎君。我也一直是这样想的,我甄嬛一定要嫁这世间上最好的男儿。
 
而皇帝坐拥天下,却未必是我心中认可的最好的男儿。至少,他不能专心待我。
 
因而,我并不细心打扮,只脸上薄施粉黛,略略自矜身份,以显并非一般的小家碧玉,可轻易小瞧了去。
 
却不想天不遂人愿,因皇帝问我名字是哪个‘嬛’,我脱口而答:“蔡伸词:嬛嬛一袅楚宫腰。正是臣女闺名。”而引起皇帝注意,竟被选中,封为贵人。
 
好在有自幼相熟的沈眉庄相陪,还有在秀场新认识的姐妹安陵容一同入宫,姐妹三人有个照应。我便带自小服侍我的流朱、浣碧入住棠梨宫。
 
我刚入住棠梨宫,就迎来皇后娘娘和华妃的各种赏赐,随后其他嫔妃的赏赐也源源不断送来,一上午车水马龙,门庭若市。
 
三日后,四更天,我起床沐浴更衣、梳妆打扮。这是进宫后第一次觐见后宫后妃,非同小可。一宫的下人都有些紧张,伺候得分外小心周到。
 
流朱浣碧手脚麻利地为我上好胭脂水粉,佩儿在一旁捧着一盘首饰说:“第一次觐见皇后,小主可要打扮得隆重些,才能艳冠群芳呢。”
 
流朱回头无声地看她一眼,她立刻低下头不敢再多嘴。我顺手把头发捋到脑后,淡淡地说:“梳如意高寰髻即可。”这是宫中最寻常普通的发髻。
 
髻后别一只小小的银镏金的草虫头。又挑一件浅红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穿上,颜色喜庆又不出挑,怎么都挑不出错处的。
 
我心知自己已在新晋宫嫔中占尽先机招人侧目,这次又有华妃在场,实在不宜太过引人注目,越低调谦卑越好。
 
槿汐进来见我如斯打扮,朝我会心一笑。我便知道她很是赞成我的装扮,心智远胜诸人。
 
我有心抬举槿汐,只是我与她相处不久,她是棠梨宫的掌事宫女,我还不知根知底,不敢贸然信任,付以重用。
 


受到惊吓
 

觐见完毕,我与眉庄、陵容结伴而行。同届入宫的梁才人上前,语含挑衅:“两位姐姐让奴才们拿着那么多赏赐,宫中可还放得下吗?”
 
眉庄笑了笑,和气地说:“我与莞贵人都觉得众姐妹应同享天家恩德,正想回宫后让人挑些好的送去。没承想梁妹妹先到,就先挑些喜欢的拿去吧。”说着让内监把皇后赏的东西捧到梁才人面前。
 
不料梁才人看也不看,微微冷笑:“姐姐真是贤德,难怪当日选秀皇上也称赞呢。看来姐姐还真是会邀买人心!”。

 

纵使眉庄敦厚有涵养,听了这么露骨的话脸上也登时下不来,气得满脸躁红。我心中不忿,但我与眉庄行事已惹人注目,若再起事端恐会惹火烧身。

 


正犹豫间,只见素日怯弱的陵容从身后闪出,走到梁才人面前微笑说:“听闻梁姐姐出身书香门第?妹妹真是好生敬仰!”。
 
梁才人傲然道:“我家中是浔阳出名的书香世家,岂是你小小县丞之女可比?真真是俗不可耐!”。
 
陵容不愠不恼,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,不卑不亢地说:“妹妹本来对姐姐慕名已久,可惜百闻不如一见。妹妹真是怀疑关于姐姐家世的传闻是讹传呢”。
 
梁才人犹自不解,絮絮地说:“你若不信可去浔阳一带打听……”我和陵容眉庄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,连身后的内监宫女都捂着嘴偷笑。
 
梁才人见我们笑得如此失态,才解过味来,顿时怒色大现,伸掌向陵容脸上掴去。我眼疾手快一步上前伸掌避开她的巴掌。
 
谁料她手上反应奇快,另一手高举直挥过来,眼看我避不过,要生生受她这掌掴之辱。她的手却在半空中被人一把用力抓住,再动弹不得。
 
我往梁才人身后一看,立刻屈膝行礼:“华妃娘娘吉祥!”。陵容眉庄和一干宫人都被梁才人的举动吓得怔住,见我行礼才反应过来,纷纷向华妃请安。
 
梁才人被华妃的近身内监周宁海牢牢抓住双手,既看不见身后情形也反抗不了,看我们行礼请安已是吓得魂飞魄散,浑身瘫软。华妃喝道:“放开她!”。
 
梁才人双脚站立不稳,一下子扑倒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连话也说不完整,只懂得拼命说“华妃娘娘饶命”。我们三人也低着脑袋,不知华妃会如何处置我们。
 
华妃坐在宫人们端来的坐椅上,闲闲地说:“秋来宫中风光很好啊。梁才人怎不好好欣赏反而在上林苑中这样放肆呢?”。
 
梁才人涕泪交加,哭诉道:“安选侍出言不逊,臣妾只是想训诫她一下而已。”
 
华妃看也不看她,温柔的笑起来:“我以为中宫和我都已不在了呢,竟要劳烦梁才人你来训诫宫嫔,真是辛苦”。
 
她看一眼地上浑身发抖的梁才人道:“只是本宫怕你承担不起这样的辛苦,不如让周公公带你去一个好去处吧!”。
 
她的声音说不出的妩媚,可是此情此景听来不由得让人觉得字字惊心,仿佛这说不尽的妩媚中隐藏的是说不尽的危险。
 
她悠然自得地望着上林苑中鲜红欲滴的枫树,缓缓说:“今年的枫叶这样红,就赏梁才人‘一丈红’吧”。
 
我闻言悚然一惊,“一丈红”是宫中惩罚犯错的妃嫔宫人的一种刑罚,取两寸厚五尺长的板子责打女犯臀部以下部位,不计数目打到筋骨皆断血肉模糊为止,远远看去鲜红一片,故名”一丈红”。
 
周宁海应了一声,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内监一同拖着梁才人走了。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,梁才人已然昏死过去!
 
我的心“嘭嘭”乱跳,华妃果然是心狠手辣,谈笑间便毁了梁才人的双腿。
 
我愈想愈是心惊,静寂片刻,才闻得华妃说:“刚才梁氏以下犯上,以位卑之躯意图殴打贵人,让三位妹妹受惊了,你们先下去歇息吧”。
 
众人如逢大赦,急忙告辞退下。只听“哎哟”一声呻吟,却是陵容已经吓得腿也软了。华妃轻笑一声,甚是得意。
 
我和眉庄立刻扶了陵容离去,直走到上林苑深处的“松风亭”坐下。
 
我这才取出丝巾擦一下额上的冷汗,丝巾全濡湿了;抬头看眉庄,她脸色煞白,仿佛久病初愈;陵容身体微微颤抖;三人面面相觑,俱是感到惊惧难言。
 
久久陵容才说一句“吓死我了”。
 
我沉吟片刻说:“素闻华妃专宠无人敢掖其锋,却不想她如斯狠辣……”
 
眉庄长叹一声:“只是可惜了梁才人,她虽愚蠢狂妄,却罪不至此”。
 
陵容急忙向左右看去,生怕被华妃的耳目听了去,直到确信四周无人,才极小声地说:“华妃严惩梁才人,似乎有意拉拢我们。”
 
我沉默良久,见眉庄眼中也有疑虑之色,她低声说:“以后要仰人鼻息,日子可是难过了……”
 
三人听着耳边秋风卷起落叶的簌簌声,久久无言。
 

装病避宠
 

回棠梨宫已是傍晚,槿汐等人见我良久不回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看我回来都松了口气,说皇后下了懿旨,从明晚起新晋宫嫔开始侍寝,特地嘱咐我好生准备。
 
我听了更是心烦意乱,晚膳也没什么胃口,只喝了几口汤便独自走到堂前的庭院里散心。我遥望着宫门外重叠如山峦的殿宇飞檐,心事重重。
 
华妃对我和眉庄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明,似乎想拉拢我们成为她的羽翼但又保留了一定的态度,所以既在昭阳殿当众出言打压又在上林苑中为我严惩梁才人出气。
 
可是她那样刁滑,梁才人分明是说为训诫陵容才出手,华妃却把责罚她的理由说成是梁氏得罪我。
 
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我已树敌不少。从梁才人的态度便可发现众人的嫉妒和不满。只是梁氏骄躁,才会明目张胆地出言不逊和动手。
 
但这样的明刀明枪至少还可以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若是明日头一个被选中侍寝受到皇帝宠爱以致频频有人在背后暗算,那可真是防不胜防,恐怕我的下场比梁氏还要凄惨!
 
一想到此,我仍是心有余悸。华妃虽然态度暧昧,但目前看来暂时还在观望,不会对我怎么样。
 
可是万一我圣眷优渥危及她的地位,岂不是要成为她眼中钉肉中刺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那我在这后宫之中可是腹背受敌,形势大为不妙。
 
爹娘要我保全自己,万一我获罪,连甄氏一门也免不了要受牵连!我望着满地细碎凋落的金桂,心中暗暗有了计较。
 
夜风吹过身上不由得漫起一层寒意,忽觉身上一暖,多了一件缎子外衣在身。回头见浣碧站在我身后关心地说:“夜来风大,小姐小心着凉。”
 
我疲倦地一笑:“我觉得身子有点不爽快,命小允子去请太医来瞧瞧。记着,只要温实初温大人。”浣碧慌忙叫流朱一同扶了我进去,又命小允子去请温实初。
 
温实初很快就到了。我身边只留流朱浣碧二人服侍,其他人一律候在外边。
 
温实初搭了脉,又看了看我的面色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问道:“不知小主的病从何而起?”
 
我淡淡地说:“我日前受了些惊吓,晚间又着了凉。”
 

我看他一眼,他立刻垂下眼睑不敢看我。我徐徐地说:“当日快雪轩厅中大人曾说过会一生一世对甄嬛好,不知道这话在今日还是否作数?”
 
温实初脸上的肌肉一跳,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句,立刻跪下说:“小主此言微臣承受不起。但小主知道臣向来遵守承诺,况且……”
 
他的声音低下去,却是无比坚定诚恳:“无论小主身在何处,臣对小主的心意永志不变”。
 
我心下顿时松快,温实初果然是个长情的人,我没有看错。我抬手示意他来:“宫中容不下什么心意,你对我忠心肯守前约就好”。
 
我声音放得温和:“如今我有一事相求,不知温大人肯否帮忙?”
 
他道:“小主只需吩咐”。
 
我面无表情直视着明灭不定的烛焰,低声说:“我不想侍寝”。
 
他一惊,转瞬间神色恢复正常,说:“小主好生休息,臣开好了方子会让御药房送药过来”。
 
我吩咐流朱:“送大人”。我又让浣碧拿出一锭金子给温实初,他刚要推辞,我小声说:“实是我的一点心意,况且空着手出去外边也不好看。”他这才受了。
 
浣碧服侍我躺下休息。温实初的药很快就到了,小印子煎了一服让我喝下。次日起来果然病发作得厉害。
 
温实初禀报上去:莞贵人心悸受惊,感染风寒诱发时疾,需要静养。
 
皇后派身边的刘安人来看望了一下,连连惋惜我病得不是时候。我挣扎着想起来谢恩却是力不从心,刘安人便匆匆起身去回复了。
 
皇后指了温实初替我治病,同时命淳常在和史美人搬离了棠梨宫让我好好静养。我派槿汐亲自去凤仪宫谢了恩,开始了在棠梨宫独居的生活。
  

结语

 
今天,我们读到甄嬛无意入宫却被封为贵人,因得皇后诸多赏赐引发梁才人嫉妒,在华妃以一丈红惩诫梁才人敲山震虎后,甄嬛受惊与温实初串谋装病避宠。
 
甄嬛只想保全自己,无意争宠,但她装病避宠能成功么?后宫争斗是她想避就能避的么?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life/18464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