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岁徐悲鸿出轨19岁学生,妻子蒋碧薇:没有爱,那就要很多很多钱

1942年,47岁的徐悲鸿无可救药地爱上了19岁的廖静文,蒋碧薇得知后,建议廖家人出面阻止,廖静文迫于家族的压力,写了一份决绝信便消失了。

徐悲鸿疯一般地寻找,因为曾几何时,他痛失所爱,这一次他绝不放弃,为了让廖家人放心,他再一次登报申明:自己和蒋碧薇早已解除非法同居关系。

为爱私奔,为他生育一对儿女,却变成了非法同居,这彻底激怒了蒋碧薇,她和徐悲鸿对簿公堂,打起了离婚官司,毫无疑问,这场官司蒋碧薇胜利了,她不仅赢得一双儿女的抚养权,并且还要求徐悲鸿支付100万赔偿金,40幅古画和100幅徐悲鸿的画。

蒋碧薇正如亦舒笔下的《喜宝》那般:我要很多很多的爱,如果没有爱,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。


为爱私奔

如果要问那种爱情最令人热血沸腾,想必就是与心爱之人私奔吧。18岁的蒋碧薇也在酝酿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她要与之私奔的人,便是日后在画坛声名显赫的艺术大师——徐悲鸿。

蒋碧薇原名叫蒋棠珍,出身江苏宜兴的名门大户,13岁时,父母为将她许配给苏州名门望族查家二公子,这本来是一桩门当户对的联姻,如果不是徐悲鸿的出现,或许蒋碧薇就此成为豪门太太。

徐悲鸿早有妻儿,只可惜妻子因病去世,儿子7岁夭折,那时他还只是个画技精湛的穷教师,与蒋碧薇有着天差地别。

因为偶然的机会与蒋碧薇的父亲蒋梅苼结识,又因同乡的关系,二人频繁往来,蒋梅苼非常赏识徐悲鸿的才华和天赋,于是他便成了蒋家的座上客。

初见蒋碧薇,徐悲鸿惊呆了,她身材高挑、天真烂漫,因受过西方教育,举止之间落落大方,毫无旧社会女子的忸怩之态。而蒋碧薇严重的徐悲鸿儒雅清秀,器宇不凡,不知不觉,他们便住进了彼此的心里,只是一切还不好挑明。

蒋梅苼虽然欣赏徐悲鸿,可那若是要他做女婿,他是万万不同意的,要知道,蒋碧薇有婚约在身,徐悲鸿也早已结过婚。

就在一切还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,恰好查家二公子在学校闹出考试作弊的丑闻,蒋碧薇想借此退婚,她的理由是:“一个人做学问都能作弊,那做人还不知道糟成什么样。”

蒋碧薇的勇敢给了徐悲鸿一丝勇气,他大胆戳破那层纸,深情地问道:“假如现在有一个人,想带你去外国,你去不去?”

蒋碧薇当即脱口而出:“去”

这便是少女的情怀,为爱浪迹天涯在所不惜。

蒋梅苼得知女儿同人私奔,尽管气得浑身发抖,却不得不想办法收拾烂摊子,为了避免查家追究,于是对外成蒋碧薇暴毙而亡,做戏做全套,他们还买来一口棺材,里面装着石头,过去的蒋棠珍风光大葬,世间只剩下一个蒋碧薇。


能共苦却不能同甘(有多少爱情落入这样的俗套)

徐悲鸿为她取了一个新名字“蒋碧薇“,他说:“初见时,碧水蓝天,清风微拂,从此你就叫碧薇好了。”,说完,顺势便拿出早已篆刻好的一对戒指,一个上面刻着”悲鸿“,一个刻着”碧薇”。

初到日本,生活拮据,养尊处优的蒋碧薇不得不勤俭持家,从家里带来的首饰,几乎都典当完了,为了补贴家用,她不得不找些手工活来做,甚至想过要去工厂做女工。

此时的徐悲鸿虽天赋异禀,却籍籍无名,他迷上了仿制原画,即便囊中羞涩,也要大量购画。

日子虽然贫苦,好在爱情还在。

1919年,徐悲鸿带着蒋碧薇去法国深造,相比较在日本,他的名声和绘画功底都有了显著的提高,不过日子还得精打细算。有一次,蒋碧薇在商场看上一件大衣,试穿了几次,店员表示可以打折,不过她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脱下了那件衣服。

徐悲鸿知道后,非常心疼,于是辛苦作画,存够1000元去商场将那件衣服买了下来。当蒋碧薇穿上衣服那一刻,两人相拥而泣。当时,男人们流行戴怀表,蒋碧薇为了给徐悲鸿买一只怀表,连着一个月没吃饱饭。

尽管日后徐悲鸿和蒋碧薇之间弄得很难看,但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那段贫苦的日子里,他们是深爱着对方的。

可是有的爱情一开场轰轰烈烈,结局却不十分寂寥,大师的爱情也不免要落入”同苦却不能共甘“的俗套。

回国后,徐悲鸿接受了中央大学的聘请,他们的经济状况随着他的艺术造诣而不断变好。1932年,徐悲鸿在南京盖了一所别墅,蒋碧薇成了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,她再也不用靠典当首饰和做手工来补贴就家用,大多时间,她都是坐在庭院中悠闲地喝茶吃点心。

蒋碧薇越来越闲,徐悲鸿却越来越忙,他们就像两条线,在短暂的交叉之后只会越行越远。

徐悲鸿一心扑在艺术上,对妻子越来越冷漠。贫困的时候,大家只顾低头生存,却来不及思考婚姻的真相,等到真正有时间思考的时候,却发现彼此之间是那么的不协调。

徐悲鸿想在政治上大展宏图,蒋碧薇只想安稳度日,两人的争吵越来越频繁,感情一旦出现裂痕,便有人可以乘机而入。

离婚官司

蒋碧薇最爱的姑姑去世,她前去家乡悼念,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蒋碧薇这次离家出走,一方面是为悼念,另外一方面或许也是为了给彼此一点空间和时间,但她万万没想到,无人管束的徐悲鸿却在此期间爱上了一个名叫孙韵君的女学生。

孙韵君只是中央大学的一名旁听生,性格温婉纯真,与蒋碧薇是完全不同的女人,这给徐悲鸿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他为她取名“多慈”,并用红豆篆刻两枚戒指,一个刻着“慈”、一个刻着“悲”,看看,他将当年使在蒋碧薇身上的那套如法炮制了一番,他对她的赞美毫不吝啬,经常只指点她一人,两人的关系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。

蒋碧薇是怎么知道这桩恋情的呢?

答案是徐悲鸿不打自招的。一开始他意识到对孙多慈情难自拔的时候,他以为是蒋碧薇不在身边寂寞所致,于是连忙写封信给蒋碧薇来抑制自己的情根,他写到:“碧薇,你来南京吧,你再不来,我会爱上别人的。”

信一寄出,徐悲鸿便后悔了,收到信的蒋碧薇火速赶到家。在徐悲鸿的画室,她看到了那幅包含深情的《台城夜月》,只有充满爱,画家才能将人物画得如此动人。

为了捍卫自己的婚姻,蒋碧薇毫不客气的搬走了这幅画,趁徐悲鸿不在家的时候一把火烧了孙多慈送的一百棵枫树苗,那是徐悲鸿新宅建成她送的贺礼。

徐悲鸿从未见过这样的蒋碧薇,内心的太平不自觉的朝向了孙韵君,这把火不仅没有挽救回婚姻,反而将徐悲鸿与孙韵君的恋情公开化。

为了表达诚意,徐悲鸿登报申明,自己已经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。20年同甘共苦,为她生儿育女结果却换回一句“非法同居”,可以想象蒋碧薇当时有多么绝望和崩溃,世间绝情多才子。

甘当别人的情妇

或许是为了报复徐悲鸿,蒋碧薇接受了另一个男人的追求——有妇之夫张道藩。

早在1921年,蒋碧薇在欧洲与张道藩相识,蒋碧薇风姿绰约令他倾倒,他多次示爱却被她委婉拒绝,因为她的心里早已住进了徐悲鸿,不可能再容下别的男人。

后来张道藩结婚,可仍心系蒋碧薇。得知她与徐悲鸿分居,他再一次献上自己的一片殷勤,用一颗真心来温暖蒋碧薇,这一次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。

徐悲鸿追求孙多慈之路并不顺利,他的报纸声明反而让孙家觉得他是个无情之人,为了阻止女儿与他来往,不惜举家搬迁,日夜派人监视孙多慈。

在父母的安排下,孙多慈很快便嫁人了。

备受打击的徐悲鸿再想要与蒋碧薇复合,却被她决然拒绝了,她只撂下一句狠话:“假如你与她决裂,这个家的门永远为你敞开,但如果是人家抛弃了你,人家结婚了或者死了,你再回到我这,对不起,我不接受,因为我这里不是废品站。”

这就是蒋碧薇,她从不需要委曲求全的爱。

1942年,47岁的徐悲鸿爱上了19岁的廖静文,蒋碧薇得知后写信给廖家,希望他们出面阻止,这一次徐悲鸿做得更狠,直接登报表示早已与蒋碧薇解除非法同居生活。

这下蒋碧薇直接原地爆炸,一纸诉讼将他告上了法庭,毫无悬念,他败诉了,蒋碧薇不仅赢得一双儿女的抚养权,还要求他支付100万的赔偿金、40幅古画、100幅徐悲鸿的画。

徐悲鸿为了尽早还清“画债”,日夜辛苦作画,作画的时候他习惯站着,长此以往,积劳成疾,病危入院,廖静文睡在他旁边的地板上,日夜照顾了四个月,他才康复出院。

与廖静文一起照顾徐悲鸿的还有他的女儿,徐静雯。

蒋碧薇与徐悲鸿离婚后,一双儿女便跟着她,但是做别人的情妇期间,两个孩子鲜少感受到家庭的温暖,儿子早早便参加远征军,女儿因为母亲做别人的情妇而羞愧自尽,还好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命。

不过母女之间的怨恨更深了,加之亲眼目睹父亲躺在病床上整整四个月,她心里对母亲更加的不理解。

蒋碧薇做张道潘情妇20年,一直无名无分,张道潘曾经承诺等她60岁的时候一定娶她进门,到了60岁大寿这天,他只宴请了亲朋好友,只字不提嫁娶之事,散席后,两人大吵一架,从此分手。

晚年的蒋碧薇一直靠徐悲鸿的分手费生活,徐悲鸿的画也被陆陆续续卖掉,唯独那幅专为她画的《琴课》一直悬挂在卧室。

爱之深,恨之切。

爱情从来就是相爱容易相守难。

来源:米夏夏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literature/23669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