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那玩昆虫吸粉70万的12岁男孩,才明白我曾亲手毁了儿子的天赋

相比于制造有用的孩子,我们更应该培育心怀热爱的孩子。

在宝贵的童年里,允许孩子放慢脚步,支持他做一些“无用之事”,这样,孩子反而会带给我们别样的惊喜。

作者 | 可乐妈

昨夜凌晨,睡不着的我一直躺在床上刷手机。

直到无意间看见了这样一则视频,视频中,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在车头发现了一只螳螂。

正当我以为他会对螳螂下“毒手”时,男孩却将螳螂小心地放在了手心,边观察边介绍道:

“这是一只中华大刀螳螂,是一只公的,羽化有点失败,但也挺好看的。”


“被我抓完之后(螳螂)现在很紧张,它在威吓,是想吓退我。”



男孩名叫倪皓洋,虽然只有12岁,却已经是网上颇有名气的昆虫科普大神了。单平台粉丝已过70万。

而他视频的主要内容,就是向网友们科普各类昆虫,包括解说虫子名字的由来、身体构造和生活习性。

不仅如此,小皓洋还能将昆虫与古代诗文联系在一起。

有一回,他发现一只虫子在床头筑了巢。

在得知那只虫子很有可能是蜾蠃后,他立刻讲起了《诗经》里的一个典故:

“螟蛉有子,蜾蠃负之。”

这里面的“蜾蠃”就是一种只有雄性没有雌性的昆虫,一看到螟蛉(昆虫的幼虫)就会衔回去抚养。

所以,后人又把收养义子称为“螟蛉之子”。

惊叹于小皓洋的博学的同时,更触动我的,还是皓洋妈妈无条件的陪伴与支持。

小皓洋的视频,大多都是由皓洋妈妈拍摄的。

在儿子讲解时,她耐心倾听;当儿子遇到不了解的昆虫时,她鼓励他寻找答案,给他出主意……

其实,皓洋妈妈本身其实是很害怕虫子的。

但因为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,皓洋妈妈便任由儿子在家里养了几十种、上百只虫子。

也正因有妈妈的付出,小皓洋才能如此优秀、专注,发挥出自己的天赋。

看着眼里有光的小皓洋,我陷入了沉思:

事实上,我也有个12岁的儿子,他也曾显露过非凡的天赋和能力。

只是,他身上99%的闪光点,我不仅没有重视,反而还无情地将它们践踏和扼杀了……

那一年,儿子3岁,是个小话唠。

除了吃饭、睡觉,他的小嘴就没有闭上的时候:

“妈妈,你猜我今天遇见谁了?”


“妈妈妈妈,为什么西瓜是甜的,橘子却是酸的?”


“妈妈,你见过奥特曼吗?”

甚至连我上厕所时,他都要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,隔着门跟我说个没完。

一开始,我还会“嗯嗯啊啊”地敷衍几句。

后来实在是被他说烦了,我便会粗暴地打断他:“闭嘴,再多说一句,这周就别想看动画片了。”

儿子被我的怒吼声吓住了,小小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。

我顿时心生内疚,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听儿子说话。

可没过多久,我就亲手打破了自己的誓言。

那天,我正在电脑上处理工作,儿子却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个没完:

“妈妈,你说宇宙里有没有外星人?


以后如果我能进入太空就好了,这样我就能亲眼看一看外星人了,没准他们见了我还会邀请我去飞碟上做客……”

烦躁不已的我则随口回应道:

“你要再说话,外星人就过来把你抓走了。我听说,他们最讨厌废话多的小朋友了。”

儿子听罢,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可还没过两分钟,他就又开始了:“妈妈,那是外星人的飞碟快,还是我们的宇宙飞船快?”

我再也忍不住了,朝他发了一通脾气:

“你能不能闭上嘴!哪来的什么飞碟、外星人,那都是假的,就不能让妈妈安静地工作一会儿吗?”

儿子垂下了头,终于不再说话。

后来,我很久没再从儿子口中听到他的奇思妙想,他的十万个为什么。

甚至当我主动邀请他分享时,他也是沉默许久,才回上一句:

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我这才意识到,正是我的打击和敷衍,亲手毁了儿子表达的天赋。

那一年,儿子6岁,刚上小学。

每天一放学,他就会跟几个小朋友一起去小区里“探险”:

趴在草地上观察蚂蚁搬家;千方百计寻找虫子的踪迹;甚至还会将螳螂、蝴蝶、毛毛虫之类的昆虫带回家……

为此,儿子总是把衣服弄得脏兮兮的,裤子上还时不时就会破个大洞。

哪怕我三令五申,他依旧会找机会溜出去疯玩。

一次,他兴冲冲地捧着几只还裹着泥巴的昆虫回了家,献宝似的拿到我面前:

“妈妈,你绝对想不到我今天在花丛里发现了什么?”

但当时,映入我眼帘的,却是他黑乎乎的小手、被树枝刮烂的校服,还有那掉在我刚擦干净的地板上的泥土块……

我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夺过了他手里的虫子,打开窗子就扔了下去。

儿子愣住了,冲过来捶打我的腿,哭喊着:

“你赔我的婪步甲,你赔我的婪步甲!”

我不耐烦地将他推开,警告道:

“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弄得脏兮兮的,就别回来了!”

直到后来,我无意间看到了一则新闻:

深圳有个9岁的男孩,叫张赫奕,被称为“行走的昆虫百科全书”。

据说,他能识别的昆虫种类超乎想象,各种昆虫的名称、种类、习性都能从他的口中娓娓道来。

连央视新闻、新华网等媒体都曾为他点赞。

对此,张赫奕的妈妈告诉记者:

儿子对昆虫的兴趣,起源于他小时候很喜欢看蚂蚁“搬家”,而且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。

后来,这份热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家里更是堆满了昆虫类的书籍。

得知了这个细节后,我有些坐立不安。

但最终,还是自我安慰道:

玩虫子,毕竟不是什么正经的事,对学业也没什么帮助。

却不知,正是我的无知与功利,一点点浇灭了孩子兴趣和热爱的火种。

那一年,儿子10岁,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。

但让我苦恼的是,儿子因此迷上了武侠小说,老公书架上摆着的那些“大部头”都被他看了个遍。

不仅如此,他还试着自己写小说。

有一回,我见他枕头底下放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。

打开一看,正是儿子写的故事,他还给里面提到的一些武器、招式等配了插图。

可还没等我翻几页,儿子就急吼吼地从我手中夺走了。

他一脸警惕地望着我,说:

“我都是写完了作业才写的。”

我虽然有点不高兴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可没想到,期末考试的时候,儿子一下子就下降了五六名。

虽然班主任说,这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波动,但我还是认定,一定是因为儿子看闲书、写小说造成的。

趁着儿子不在家,我把老公书架上的小说统统打包,卖给了小区收废品的。

随后,又翻出了儿子的笔记本,藏到了我卧室衣柜的最深处。

儿子回家后,没找到自己的笔记本,便过来问我。

我故意骗他说已经烧了,让他以后专心学习。

儿子终于忍不住了,朝我大声喊道:

“为什么你总是这样,为什么凡是我喜欢的东西你都要毁掉?


你以为你毁掉的是几只虫子、一本笔记本吗?不是的,你毁掉的是我的心血!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!”

听到儿子如此“大逆不道”的言论,我气得给了他一记耳光。

没想到,儿子却转身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,不吃也不喝,也不跟人说话。

一天后,我还是屈服了。

把饭菜连同笔记本一起放到了他的桌上。

半小时后,儿子走出了房间,神色也恢复了正常。

然而,令我意外的是:

当我给他打扫卫生的时候,居然在垃圾桶里看见了他小说的碎片,其中,不少碎片上还有深深的划痕。

从那以后,儿子再也没有提过写小说的事情。

我满心欢喜,以为那个听话、懂事、成绩优异的儿子又回来了。

却不料,正因我的否定和粗暴,儿子彻底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和写作的冲动。

如今,儿子已经12岁了。

他不仅没有成为我所期待的样子,反而越来越让人失望:

不爱学习,也不喜欢运动;

无论是在学校,还是在家里,他总是保持着沉默,唯一能让他提起兴趣的,就是手机和游戏了;

无论打他也好、骂他也罢,他依旧是那副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的样子……

我向儿子的班主任求助,班主任建议我从儿子的兴趣爱好入手,平时多跟孩子沟通交流。

然而,当我提议给儿子报个兴趣班的时候,他的头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:

“不用,我什么都不想学。”

这一刻,我被儿子的麻木和冷漠深深刺痛了。

那天夜里,我看着小皓洋的视频,望着他面对镜头时滔滔不绝的样子,和那双谈论起自己喜欢的事物时亮晶晶的眼睛,我才想起:

曾几何时,我的儿子也如同他那般健谈、聪慧、有天赋,眼睛里闪着光芒。

可再一想到儿子现在的模样,我终于忍不住了。

那一夜,我失声痛哭、懊悔不已。

如果可以重来,我一定会鼓励儿子多说“无用”的话,倾听他的声音,鼓励他表达自己;

如果可以重来,我一定会支持儿子多享受“无用”的时光,看蚂蚁搬家,看日升日落,看一朵花盛开的全过程,守护他简单且纯粹的快乐;

如果可以重来,我一定会允许儿子多看“无用”的书,哪怕它们与学习无关……

因为,现在的我才终于明白:

那些令人惊艳的天才背后,无一不站着多年如一日守护着孩子“无用”的热爱的父母。

就像作家六神磊磊在某次访谈中说的:

“小时候读金庸的小说,老师、家长都不知道金庸小说得好,当时他们跟我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读这个东西没用。


他们做了一个判断,孩子的这个爱好没用。


我当时也挺相信,觉得这个东西是没用的,但问题是谁想到20、30年之后就有用了。”

所以,相比制造有用的孩子,我们更应该培育的,是心怀热爱的孩子。

因为热爱,所以专注。

因为专注,所以更容易成为那个天赋异禀、金光闪闪的自己。

希望看了我的故事后,大家都能引以为鉴,守护好孩子的兴趣与热爱,别再拿成绩和有用当作衡量孩子的标尺。

这样,我们的孩子才能活得热气腾腾,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。

来源:男孩派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mombaby/2351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