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剖腹产的第2天,老公阳了,婆婆的一句话让我瞬间破防

01

十二月的天空,失去了炙热的阳光,呼啸的寒风显得更为冻人,窗外的枯枝在风中剧烈摇晃,沙沙作响,似乎也抵不住这刺骨的寒意。

这是我剖腹产后的第二天。

术后身体的疼痛让我很难支撑起身体,每动一下,我的肚子就如刀割一般,这让我想俯身亲吻我那刚出生的孩子都显得极为困难。

寒风不断拍打着窗户,还试图透过窗间的缝隙强行灌进来,地上的沙粒也被吹得打在窗上,噼噼啪啪响个不停。

孩子还是被吵醒了,看来我也睡不了了,咬着牙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胸脯,尝试着安抚他,让他再次入睡。

婆婆提着开水壶走了进来,听见孩子的哭声,抱怨了起来:“孩子哭了也不知道哄哄,我刚离开那么一会儿,就被你吵醒了?”

我家离得远,妈妈过来太不方便,我怀孕以来一直在老公这边待着,生完孩子也要靠婆婆照顾。

婆婆心里多少有些不愿意,但再怎么说孩子还在这呢,她也不能过多推辞。

孩子的哭声刚停下来,老公推门进来了,看见他换上了加厚的口罩,手里又拎着一袋药,我就知道,他肯定是阳了。

02

我预产期前的那几天,老公身体就不太舒服了,起初和一般的感冒症状相似,就是嗓子痒痒的,还流点鼻涕。

因为正好赶上我肚子有了反应,一时忙着照顾我住院的事情,老公就简单吃了点感冒药,没太放在心上。

昨天我刚生完老公就开始发低烧,但他还是在我的床前硬撑了一夜,今早才去做了抗原,看他回来的样子,应该确定是中招了。

婆婆得知老公阳了,当即把孩子放了下来,开始责怪起他来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你阳了,要让这一家人陪你受罪吗?”

老公也很无奈:“最近外面阳的人太多了,我就是再怎么小心也防不住了呀!”

为了避免争吵,老公走到一旁放下刚买回来的药,用酒精在自己身上消起毒来。

婆婆还是自顾自的在一旁数落着老公,我躺在床上心里也被她说的发了毛。

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婆婆终于停下了嘴,拿起一旁的水杯,喝了几口茶。

那天午饭我就没见到婆婆了,听老公说她害怕被传染,自己先回家去了。

我虽然没指望她能怎么好好照顾自己,但现在老公阳了,她这一走我心里还真是没有底。

还好老公的症状目前还不太严重,有他照顾着,还没什么太大问题。

03

吃完午饭,太阳出来打了个照面,还没把我身上照暖呢,就又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,风又开始在窗外刮了起来。

老公吃完饭在边上的病床上睡了个午觉,我肚子疼得睡不着,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孩子。

一直到下午三点多,老公还没起来,我就觉得事情不太妙了,赶紧喊了老公两声,伤口的疼痛让我不敢喊得太大声,老公没反应。

我没办法拿起手边的纸巾盒,砸到老公身上,老公翻了个身对着我,我看见他的被子里冒出了一缕白烟,脸颊也是通红的。

老公没起身,嘴里还呻吟着:“老婆,我的头好痛呀。”我知道他肯定是发高烧了。

这让我一时不知所措,我想试着起身,可很快就放弃了,只能勉强呼叫了护士,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老公。

护士给他测了个体温,已经39度多了,她又简单帮老公敷了个毛巾,然后就出去给他取退烧药去了。

老公也倒下了,我瞬间感到绝望又无助,本来我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人,现在照顾我的人不是走了就是倒了,这要我怎么办。

老公吃了退烧药还是起不来,我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。

我拿起电话打给了婆婆,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,但我还是在电话里低声下气地求着婆婆能过来帮帮忙。

可是,婆婆的一句话让我的心直接凉透了:

“你怎么那么娇气,我们那时候哪个不是生完孩子就下地种田的?再说家里还有你小叔子一家,还有你公公呢,再把他们传染了怎么办?你自己挺挺吧!”

电话那头传来了挂断后的忙音,我却拿着手机久久放不下来。

嘟嘟嘟......这一声声就像是击中了我的心脏,让我疼得喘不过气来。

一时间,我竟分不清,是窗外吹进来的寒风更冷,还是我当时的心更冷。

04

突然间,我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间开始下坠,我不断伸手往高处抓,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借力。

过了一会儿,我掉进了冰冷的海水里,但身子却好像失去了浮力,一直缓缓地往海底沉去。

就当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,我惊醒了过来,身上的伤口随着我的抽搐又是一阵剧痛。

我的身体似乎还没有从梦中那冰冷的海水中缓过劲来。

我真的太累了,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疲惫让我在不经意间昏睡了过去。

我已经给爸妈打过电话了,但他们就算连夜赶过来,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到。

看着身旁熟睡的孩子,还有躺在一旁病床上毫无力气的老公,我真不知道今晚该怎么过。

正当我祈祷希望今晚不要有事情发生时,孩子就开始哭了起来。

我硬撑起身子凑过去查看情况,孩子那传来了一阵骚味,我想应该是尿了。

其他事情我还可以厚着脸皮请护士帮忙,但给孩子换尿布这种事,我实在没脸再找护士了。

我试着叫了一下老公,发现他已经睡得不省人事,看来还是指望不上。

孩子哭得越来越大声,我真的没办法了,强忍着伤口处传来的剧痛,先把身子坐了起来,

就这一个动作,我就在床上缓了近十分钟。

感觉身体竟有点适应这种疼痛了,我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撑着床沿,勉强下了床。

我的动作就像是放慢了十倍,哪怕快一点点就要承受超过十倍的疼痛。

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给孩子换上尿布,又是怎么一个人爬回床上的。

我只知道,当我躺回被窝的时候,感觉伤口处暖暖的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流淌。

窗外的风刮得更起劲了,我似乎听到了那枯枝折断的声响,它甚至还没落地,就又被风吹了起来,重重地砸在了病房的窗户上。

那一晚,我就听着窗外窸窣的风声,整夜都没有睡着。

05

天亮了,晨光从窗外照射进来,洒在我的病床上,困意顿时席卷全身,我睡了过去。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,就已经看到妈妈默默地守在了床边,脸上还能看到一路奔波残留的风尘。

父亲在一旁抱着孩子晒着太阳,孩子脸上难得露出了安详的神态。

那一刻,我才感受到光重新照亮了心房。

后来,医生说我的伤口有轻微的撕裂,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不过到时候疤可能会更明显一点。

老公也挺不争气的,一直到第四天才完全退烧,真让人感叹,男人有时候竟然也会那么脆弱。

有时候也真为他感到可怜,本来婆婆就对小叔子一家偏心,没想到就连老公生病了,婆婆还要为了保护小叔子一家,丢下我们不管。

但仔细想想,我又有什么资格可怜老公呢?我自己不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吗?剖腹产后的第二天就要照顾一家三口,你能想象吗?

婆婆还想着让我们生二胎、三胎,但经过这件事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生小孩了。

走出医院的那天,我看见窗外的歪脖子树上的枯枝已经全部被风吹断了,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。

风还在吹着,只不过歪脖子的树干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响了。

来源:慕言大叔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8888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mombaby/23631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888888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