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硕士带百名戏曲演员做直播(看戏再也不用去现场了)

这是张旦恒最近两年被越剧演员们问得最多的问题。尽管她是越剧主播界的元老,她始终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个“资深票友”。多年来,张旦恒在本职工作之余一直活跃在当地剧团的演出和排练中。疫情期间,她帮助上百位越剧演员转向线上做越剧直播,之后她创办公会,“把演员们拧成一股绳”。

文章图片1


直播也吸引了新的观众,许多不曾了解越剧的人在直播间里变成了新戏迷。张旦恒希望今年能再努力一把:“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能把越剧直播间打造成一个线上剧场,为戏迷们演绎更精彩的大戏。”


一、越剧文化走进直播间

从6岁起,张旦恒就爱上了越剧。上大学时,她一手创办了学校的越剧社团,毕业后回到家乡宁波,工作之余也一直活跃在当地民营剧团的舞台上。

2018年,她所在的剧团里有演员随手拍了一条演出视频发在抖音,没想到这条越剧视频一下子成了爆款。这让张旦恒对短视频平台产生了兴趣,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舞台。

但那年,抖音上还没有专业的越剧博主,张旦恒注册了自己的账号@越剧旦宝,换上平时演出的扮相,将一些经典唱段录制成短视频发布,很快吸引到了平台上的戏曲爱好者们。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量,张旦恒决定尝试开直播。她认为,戏曲的现场感是短视频很难传达的魅力。

文章图片2


直播的设备和内容都是张旦恒自己摸索出来的。一开始她经常看做得比较成熟的京剧、黄梅戏主播,学习他们的表现方式,也咨询了专业的朋友,配备了声卡等直播设备。为了做直播,她甚至专门租下一间工作室,每天结束自己的本职工作后,晚上准时到工作室开播。

关注张旦恒的粉丝除了戏迷、票友,还有不少是专业演员,他们也对直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在线下舞台之外,专业演员们也希望能有更大的平台推广越剧文化。戚派花旦余玉婵是第一个开直播的专业越剧演员,她也曾经在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向张旦恒请教过不少问题。

2020年是抖音越剧主播的增长期。张旦恒所在的剧团被通知取消年初的所有演出,上千个剧团的演员们一下子没了工作,越来越多的专业演员联系张旦恒请教,表示自己也准备开直播。

相比其他的才艺主播,戏曲直播的门槛更高。面对手机镜头,很多越剧演员一开始都不习惯,在剧场里,他们能直接看到台下观众的表情反馈,但在直播间,只能通过评论看到观众的互动,粉丝量也需要积累,这让他们有点紧张和拘谨。张旦恒鼓励他们,坚持做下去,效果就上来了。

在直播间里,连麦是最热闹的时候,你方唱罢我登场,追看直播的戏迷们也直呼过瘾,越剧的观众年龄层普遍偏大,没有演出的日子里,每天的抖音直播也让他们有了盼头。张旦恒还发现,直播吸引了许多年轻戏迷,甚至有非戏曲主播主动来连麦互动,向自己的粉丝推广越剧。

二、越剧在线上火出圈


在直播间的热闹背后,是越剧演员们在疫情中无戏可唱、收入减少的困境。

文章图片3


演员们开直播的初衷,是想贴补收入。各行各业逐步复工后,演出市场依然低迷。张旦恒决定组织一个越剧主播公会,初入直播的越剧演员们不太懂运营等问题,而她已经积累了很扎实的直播经验,想通过公会专门为越剧演员们做线上直播提供各方面的帮助。

“我就是想,这么多的演员如果能拧成一股绳,直播间也能打造成线上的大舞台。”张旦恒说。

去年4月,一条#因疫情失业,直播间再就业#的话题冲上网络热搜,话题的主角正是张旦恒组建的“戏星公会”中的一名主播陈誉。陈誉是宁波一家民营越剧团的演员,疫情前,她一年能演200场,疫情期间演出全部取消。看到很多演员都转向抖音直播,她买来设备开始尝试。通过连麦,陈誉和张旦恒熟识起来,聊天中,张旦恒得知了她的困境,开始帮助她。

从0到在线观众突破5000人,陈誉用了一个月时间,起初数据不太好,张旦恒和运营帮她分析数据,鼓励她坚持,现在,她的账号已经吸引了20多万名粉丝关注,直播不仅缓解了她的经济压力,还带给了她对于演员来说最珍贵的成就感——观众的认可。

文章图片4


张旦恒说,陈誉几乎是当时公会里最拼的主播。她每天花三四个小时完成舞台扮相,早晚各播一场,每场三小时,最长连续十天都没有休息。

去年一整年,坚持直播的演员们收入普遍超过了之前跑商演的收入。有位主播运营着一个业余剧团,直播的收入现在已经能用来贴补剧团的运营。去年的河南水灾,主播们还自发为灾区捐款,为困境中的人们献出自己的力量。

张旦恒的公会只招戏曲演员,目前加入公会的主播有70多名,她自己除了本职工作,也会在业余直播,她希望能尝试把直播形式打造成线上的舞台:“就像去剧院听戏一样,有个节目单,观众能看到一台更专业、更完整的表演。”


三、把越剧演员留在这个行业


除了最直接的经济收入,张旦恒发现,直播对越剧演员们精神上的激励也特别大。


戏曲行业,真正能成“角儿”的演员凤毛麟角,大部分的演员都要度过很长一段默默无名的职业生涯,在不同的城市之间辗转出差是很多越剧演员的日常。


陈誉曾经就因为出差太频繁,无法照顾家庭,转行做过一段时间幼儿园老师,后来还是放不下对舞台的热爱,又回到剧团里。


转做越剧主播后,她们发现自己的时间相对宽裕了。直播贴补了收入,她们可以适当选择少出几趟差,协调出陪伴家人的时间。有几位刚生小孩不久的女演员,去年决定暂时转为全职主播,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陪孩子。

文章图片5


张旦恒2019年初在抖音直播时,人气还不是很高,有个观众通过地区定位偶然进来,跟她聊起天,说自己是安庆人,从前只听过黄梅戏,第一次好好听越剧,没想到这么好听。后来这个粉丝成了她直播间的管理员,公会里的主播们都在直播间遇到过类似的经历,对她们来说,这是很强的激励:“演员都有很强的表演欲,直播气氛越好,他们也真的越想努力表演。”


张旦恒的帮助让陈誉等演员留在了这个行业,越来越多的越剧演员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44624965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news/595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44624965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