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节辟谣员工猝死事件背后真相(字节跳动28岁员工猝死)

2月23日一早,许多字节人开始在内部办公软件飞书上,搜索一个吴姓同学的名字。

这是字节跳动视频架构部门的一位图像算法工程师,此时,他的飞书签名已在昨夜被改成了:“我善良聪明帅气爱欣欣老婆的吴**永远离开了。吴*,我永远爱你。你放心走吧。”(为保护当事人信息,*为编者修改)

根据网上曝出的信息,修改吴同学签名的是他刚刚怀孕两个月的妻子,他们异地恋8年,结婚3年多,两人都刚过完28岁的新年。

《豹变》了解到,吴同学是在2月21日在字节健身房突发疾病。事发后,健身房已经关闭,不让进了。


1、28岁员工健身房突发疾病


2月23日上午,字节给《豹变》发了一张内部说明的截图,回应21日晚间字节办公地中国卫星通信大厦里发生的状况。

截图上称,吴同学在2月21日18点进入中卫通健身房,健身将近一小时后出头晕现象,进入茶水间休息,自述有可能是低血糖现象,教练为他倒了一杯糖水后,通知行政前台启动SOS值班号。19点09分,保安经理取得血压计并为其测量期间,吴同学出现呕吐现象。19点18分,教练拨打了120电话,安保实施cpr急救。19点30分急救人员到场。2月23日0时30分时,吴同学仍在医院抢救中。

文章图片2

字节方面的回应

2月22日晚间,一份来自业主群的群聊记录显示,疑似吴同学妻子提供了另一个视角的状况。

她所获得的信息是:吴同学在健身房感到不适向工作人员报告后,工作人员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,而是让他自己找医生。在吴同学开始吐酸水后,有没有及时抢救,吴同学的妻子只感受到了字节模糊的回复,并未正面回答。吴同学出现不适后在字节办公大厦里拖了一个小时,家属才被电话通知,随后送往医院心梗猝死。

她认为,字节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。并在小区业主群里求助是否可以退房退款,她无力承担每月21000元以上、按揭30年的房贷,她计划在处理完丈夫后事后回到老家江西和母亲生活在小县城,保住孩子,抚养成人。一个家庭奋斗过的痕迹,正在从这座城市消失。

字节截图中称,2月23日0时30分,来自医院的反馈是吴同学仍在抢救,但疑似吴同学妻子在2月22日晚间9点12分发出消息表示,医生已经判断吴同学大脑全部死亡,无自主呼吸,无自主心跳,所有器官衰竭,无力回天。


2、字节取消大小周刚半年


“这是字节的第一个猝死。”脉脉上有用户这样写道。

尽管互联网大厂员工猝死的消息并不少见,但许多人原本以为,大厂工作的生命风险正在降低。

如今距离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不过半年多,在快手、字节相继取消大小周,众多互联网公司提出减少加班,关注员工生活的公告层出不穷后,外界对互联网的普遍印象是加班正在减少,工作节奏正在放慢。

而吴同学的遭遇让人开始怀疑,互联网是不是真的变了?

目前对吴同学的心梗由何种原因引发尚未有定论,字节也尚未回应工作对吴同学猝死是否有影响,但在前述的群聊记录讲述里,他平时就加班很多,压力很大。

吴同学入职字节近四年,是字节多媒体平台-点播-视频架构-产品研发和工程架构部的工程师,他的最后一份OKR里写着:推动解决静图编码稳定性问题,aws fpga静图编码上线,产品性能测试报告等。很难衡量,这些工作是否会给他带来超负荷的压力。

在取消大小周后,企业可能增加员工日常工作量的担忧里,字节曾在内部做出一些回应。

2021年11月1日,字节跳动更新了企业内网上的《中国大陆加班管理规定》,规定中提到,工作日7点后加班需提交申请,需要有理由经过领导同意,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,每月最多36小时。飞书里也更新了一则中国大陆加班规定的文档,其中对工作时间有明确认定:工作时间上午10点到下午7点。

而关于加班工资的规定是:工作日加班工资为原有的1.5倍,休息日加班工资2倍,节假日加班工资3倍。

字节的员工将这项管理总结为“1075工作制”,早上10点上班,晚上七点下班,每周工作五天。很多字节人都向往过,健康的工作状态将要由“1075工作制”开始了。

但直到吴同学这次在单位健身房突发疾病,重新审视“1075工作制”的一位员工才发现:这不过是形同虚设。晚上八点多仍然是字节跳动许多员工的工作常态,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下班的日子也并不少见。“看起来,更像是大厂短暂地在公众面前停了下脚步,但996从未真正远离。”

在昨夜的字节圈里,最多的消息是“rip”以及“注意身体”。


3、大厂意外身故事件不断


在吴同学之前,近期发生了多起大厂员工意外身故事件。

就在今年春节期间,有消息称,B站武汉分公司员工过年期间被公司要求加班,于正月初五凌晨突发脑溢血猝死,年仅25岁,是家中独子。

逝者表妹表示,春节期间,表哥没有回家过年,选择留在武汉加班,工作强度很大,有时需要连续工作近12小时。

事发当天4点多,该员工一个人在出租屋,感觉身体不适并拨打120求救,但当时已经不能说话。120随即向110求助,警察通过手机信号定位找到该员工的地址,但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,终究无力回天。

事发后,该信息成了春节期间互联网圈头条。随后,B站发布内部信回应此事,确认了员工因大面积脑出血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的消息。但对网传逝者因加班猝死一事予以更正,表示:经内部考勤核查,该员工按照工作计划正常上下班,工作时间为9:30-18:30,做五休二,在事发前一周内未存在加班等情况。

而在两个月前的2021年12月,网传腾讯深圳科兴一名毛姓员工跳楼身亡。12月14日,腾讯向外界确认了这一消息,表示逝者是天美F1工作室员工,已于12月11日意外身故。

有网友表示,毛姓员工患有抑郁症,之前住过一次院,后来感觉好一点就又回去上班了,结果最后还是不行。资料显示,毛姓员工生于1991年,逝世时年仅30岁,是腾讯天美F1工作室员工,系腾讯游戏引擎组组长(Lead Engine Programmer),是业内公认的大神。

连续发生的大厂员工意外事件,也让很多大厂员工直呼需要躺平。吴同学被曝“猝死”后,在字节内部的“字节圈”,有员工称,自己早上被老婆电话吵醒,自己能理解她急切的心情,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老婆,能做的就是充足睡眠,合理饮食,密切关注身体状况,科学健身……

也有员工认为,以前的工人在工厂,下班了就是下班。现在的互联网打工人,工作日下班后、周末都要读消息、回消息,甚至加班,身心没有持续性放松的时间,不利于再生产,容易恶性循环。并呼吁,怀有身孕的爱人不要再卷了,早点下班休息,好好锻炼……

加班不应该成为一种氛围或者制度,七点下班和十点下班都是好同学,加班长短只是过程指标,要以产出论英雄。

不过也有员工表示,竞争压力这么大,差不多的项目时间,要想产出多,可能打工人能想到的就只有加班了。

类似这种为了赶项目加班的现象,在互联网公司并不少见。

就在一个月前,一家大厂的应届生员工在部门内部大群中,表达了对部门加班文化的看法:“我们离ICU,真的就只有‘再加一次班’的距离……用一个又一个20多小时的高强度加班,换来一个所谓的业务突破奖、一个玻璃制奖杯、一份几千块钱的激励,到底值不值?

最后,他说:“每一个造就这一切的决策层,都是帮凶。”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44624965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ikicleta.com/news/597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446249654@qq.com